作者:馯臂康平

打也打完了,气也出了,林昆拍拍手就准备回家,不管躺在地上的这男人是什么身份,即便是国务院领导的孙子,只要是伤害到了他儿子,他都照打不误,他刚要往家走,物业的保安马上拦在了他的面前,“先生,你等等!”

作者:白伟诚

周晓雅的哭声隐隐带着一丝醉酒的味道,哽咽着说:“昆哥,我想你,你能来看看我么?”